我心中常有兩個中森明菜

JUNON雜誌1995年8月號

譯者:Canisi

 

初次傾吐的心事 — 母親逝世和30歲生日

 

出道至今14年,不斷追求真正歌藝的歌手 — 中森明菜,今年剛迎接了30歲生日,而且相隔三年再度推出全新專輯《la alteración》(意思是「變化」),當中充分演繹出帶有脆弱和不安面貌的成熟女性韻味,深深回應了歌迷的期待。

從來不會被周圍的雜音所影響,只專注貫徹自我風格的她,雖然久未見面,這次也為我們訴說近況。

 

細讀歌詞腦海總會直接浮現映像
我只是演繹出來

 

-      新專輯我已聽了,明菜的聲音每首歌都有不同,真的令我吃驚。
明菜:是嗎,這次的歌曲的確十分多元化,相比以往更要求新鮮的演繹。就連我最不擅長的重金屬強勁結他曲調,也在製作同事大力推薦之下,挑戰自己去唱了(笑)。

-      聽說大部分製作人員也是新合作?
明菜:嗯,說的不錯。大家為了創作全新的明菜世界,都拼盡了全力。這樣說可能有點失禮,但我考慮作詞和作曲時,不會只因為對方在業界知名,就作出委託。當紅的作曲和作詞人都很忙,如果只是在這情況下接受委託,相信很難發揮百分百實力,創作不出心底湧現的作品。因此,我希望能遇到尚未被發掘,能完全發揮自我實力的人,並且與他們合作。這樣說可能有人覺得我自大,但如果年輕的作曲和作詞人能透過與我合作,抓緊發展的機會,我會很高興的。

-      這張專輯有各式各樣的女性登場,九首歌都各自表達出不同的女性氣息呢。
明菜:因為這次製作專輯的主題是「變化」,所以自己也很努力,去創造出不同的角色。不過,這並不代表我要調節自己,與歌中的女主角共鳴。對我來說,唱歌與演戲是一樣的道理。我至今唱過的歌曲數以十計,也代表我一直以來,是要以三至五分鐘的時間,去演繹出不同的人生。

 

我希望自己的歌曲不是誰唱都可以
而是聽者會說:「因為歌者是中森明菜,因此才好聽」

 

-      要理解不同歌曲的女主角,然後表現出來,應該很困難吧?
明菜:不會啊,我每次細讀歌詞,腦海都會直接浮現出映像,看見活在歌詞內的女性,例如我有時會看見歌詞所訴說的故事,也有時會目睹偏離了歌詞的畫面。為了好好歌唱,我會全心全意,讓活在映像之中的女性進入我的心靈。當然,這些女性也會有我難以理解的感情,但我會像女演員一樣,如果別人要求說「這個角色請你來演」,我絕不會說自己無法演繹,因為這就是專業。

-      細緻演繹過這些女主角之後,自己有甚麼感想?
明菜:說起來,在這張專輯登場的女主角,多是比較冷淡的女性。就算表面上的感情描述多麼激昂,內心看似也有非常冰冷的一面……情感十分複雜。我自己總算是成熟了一點,有些地方也能產生共鳴(笑)。

-      不過談起新專輯的歌曲,每首都像是可以成為主打單曲的傑作呢。
明菜:聽到你這樣說,雖然也很高興,但我不喜歡只要單曲能暢銷就好的想法,反而希望將好歌都放在專輯之內。單曲需要爆發力,轉瞬令人印象深刻,但難以長久聽下去吧。

-      的確,世間也有不少很快令人厭倦,然後被遺忘的歌曲。
明菜:尤其很多廣告只選取副歌部分,然後不斷重複播放,有些歌曲如果試試聽完全首,會發覺其實無甚特別呢。因此,或許有人覺得我不識抬舉,但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拒絕將自己的單曲用於廣告之中。如果問我原因,無論是《DESIRE》也好、《Meu amore》也好,每首歌都有自己的特點,就算怎樣大受歡迎,跟音響和朱古力的形象也不配合吧。

-      這方面很執著,不會改變主意?
明菜:始終希望大家會覺得「這首歌是明菜穿上那套衣裝、跳著那些舞步,以那個表情在電視上演唱的,是因為這樣才出色」。現今時代,相信很多歌其實誰唱沒有關係,但我希望大家會說「因為歌者是中森明菜,因此才好聽」。這方面我很有自尊心的,不想被別人閒話說「這首歌在廣告內播,不暢銷才怪」呢(笑)。

 

撇開藝人的身份
真正的明菜此刻沒有夢想

 

-      好了,明菜今年迎接了30歲的生日,內在有沒有甚麼變化?
明菜:是的,還記得小時候看見30歲的女性,與其說是大姐姐,反而更像大嬸吧。但如今自己到了30歲,反而覺得那份性感和成熟的女人味,自己為甚麼不能再多一點?真是失望啊(笑)。看看我的臉,卸了妝之後跟出道時完全沒有分別,而且還是那麼喜歡逗人笑,到處去說笑胡鬧(笑)。真的沒有甚麼成熟的自覺呢。

-      由Slow Motion出道起計,今年已經14年了。
明菜:我在15歲那年,已經跟普通女孩的生活說了再見。往後的15年,一直背負著「藝人 — 中森明菜」的名號生活,剛好是人生的一半。

-      到了30歲,接下來有甚麼希冀或夢想?
明菜:這刻,我心中有藝人 – 中森明菜,也有作為普通人的中森明菜,彼此一起共存,但比例可能是8比2左右吧,藝人 — 中森明菜佔了壓倒性的空間。這個巨大的藝人 — 中森明菜,可以訴說很多夢想,例如「不如舉辦第一次Dinner Show吧」、「製作一張只有法國香頌歌曲的大碟?」等等。有賴四周的幫助,夢想越來越豐富。但由於自己做藝人 — 中森明菜太久了,縮在一角的真正明菜,一直沒有夢想,只是獨自呆坐。

-      活躍藝能界的明菜與真正的明菜,不會融為一體有相同的夢想嗎?
明菜:這個……很多時都不會。因為真正明菜的夢想,是23歲結婚,24歲生孩子,然後專心烹飪和打掃,平凡得很呢。不過,這個夢想已經無法實現,因為逝去的時光一去不返。失去了夢想的明菜,一直都沒有人再為她編織夢想。

-      熱衷工作的明菜,與憧憬結婚的平凡明菜,是兩位一體的存在?
明菜:是的,因此我覺得四周的人有時會感到不知所措,因為明菜顯露出來的樣子,不同時候很有差異。與大家一起討論工作的時候,會談得興高采烈,說明年要舉行甚麼甚麼活動吧。我也會摩拳擦掌,認真地說:「好啊,這些計劃不錯啊。」但過了數天,回到自己的私人生活之後,又會說:「真想離開藝能界啊,早點找個喜歡的人結婚,然後躲著家裡煮飯。」四周的人慌忙說:「明菜,你怎麼了?」但我卻說不出「之前那個是藝人明菜,現在的才是普通的明菜」,因此令很多人產生誤解,也給四周帶來了很多麻煩。

 

想談的戀愛
是可以堂堂正正從戲院搭著肩走出來

 

-      兩個中森明菜,真的絕對不會合而為一?
明菜:我是為了令母親和家人高興,才會走錯腳步當了藝人,但其實自己想做的工作是保母(譯按:在日本兒童保育所、托兒所等機構負責照顧幼兒的人員,有點像幼稚園老師,正稱是保育士,也是一種專業資格,跟我們中文字面理解的保姆不同)。雖然可能有點老套,但我的夢想是希望當上班族的老公每日七時回家後,我能溫柔地對他說句:「別太勉強自己,要保重身體啊」,還有能跟孩子一起練習跳繩,是這樣普通的生活。因為這些,都是我童年得不到的。我小時候父親不在一起住(譯按:明菜出生後五個月,一家遷往清瀨,但父親因經營的精肉店在東京大田區,距離較遠,因此平日居於店內,只有週末才回家,跟家人的關係也漸漸疏離。),兄弟姐妹也很多,從來沒有試過獨佔雙親。心裡的渴求,不知不覺就成為了自己的理想畫面,刻畫在心中。因此,就算別人會說:「這樣的夢想太無聊了吧」,始終會懷抱在心。

-      但時間無法撥回,要回到過去重新來過,始終不可能。
明菜:是呢,因此現在只祈求能找到男朋友(笑)。無論是身為藝人的我,還是日常生活的我,都能全部溫柔包容的男朋友,時不時就夠了,跟我去去旅行,悠閒一下。過往看電視的藝能界新聞時,一對演員情侶令我羨慕得不得了。他們可以堂堂正正從戲院搭著肩走出來,就算被記者圍著,只是說了句:「有什麼問題?」就若無其事的走了。我也想這樣啊,真的看得目瞪口呆(笑)。不過,最近的藝人在拍拖方面越來越公開了,我也希望有一天能與男朋友這樣拍拖呢。

-      這方面有沒有努力啊?
明菜:椰~做藝人要認識男性,機會少得很啊。始終大家都是同行,會不會只像「辦公室戀愛」?看見今日子和永瀨先生在雜誌的對談中情投意合,連婚也結了,真是羨慕死我了(笑)。

 

媽媽會摸著我的頭
稱我為太陽之子

 

-      轉個話題,早陣子令堂離世,相信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但你卻沒有休息,繼續如常工作。這段時間心裡是否很難過?
明菜:……我最初開始唱歌,只是希望令媽媽高興,最後終於能以歌手身份出道,心裡也是想「為了媽媽,為了家人,要好好加油」,因此努力去跑宣傳,連打電話回家,去見見家人也忘了。之後,工作越來越忙,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跟家人也越來越疏離,變得彼此不能理解對方的心。不過,我是為了家人才會成為藝人,所以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難免會感到很寂寞。我曾經哭得淚眼模糊,心想「過往大家的感情那麼好,為甚麼現在竟會這樣有隔膜?」,並且祈求上天「令我和家人能再次像以往一樣」。我也擔心過,是不是因為自己離開事務所,長時間休息,並且發生了很多事,才會變成這樣?我會覺得,雖然很希望家人理解我的心情,但如果告訴他們之後,會令他們改而怨恨其他人,那麼不如由我一個人當壞人好了……

-      你就是這樣責備自己。
明菜:不過,我心裡也有一條唯一的支柱。「雖然媽媽在遠方,無法見面,但無論相距多遠,唯獨媽媽一定會了解我的心情。沒問題的,我只要依靠媽媽就行。」話雖如此,但事實上如果我突然哭著回家,媽媽肯定擔心得不得了。我覺得自己回去只會令媽媽擔心,因此一次也沒有試過回去。媽媽也很清楚我的性格,因此也沒有說叫我回去……

-      但你和媽媽真的心靈相通。
明菜:嗯……我小時候媽媽會叫我做「太陽之子,明菜」(譯按:日文的「子」可以是小孩子的代名詞,無性別指向,可代表女孩子)。要說原因的話,我也不太知道,在我們六兄弟姐妹之中,只曾這樣叫我。有一天,媽媽織了一條髮帶給我,上面有鮮紅色的太陽刺繡,對我說:「你出生的時候,我覺得這孩子就像太陽一樣,可以照亮人們。你是太陽的孩子啊。」然後摸摸我的頭。其實我很多時去到哪裡,都會天朗氣清,無論是旅行或接受訪問都沒有怎麼下雨。我覺得是媽媽守護著我呢。因此,如今媽媽雖然不在了,我心裡的想法也沒有變,不禁覺得媽媽仍在清瀨,默默地為我操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