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森明菜的聲⾳帶著絕望與頹廢」?

By: Peter

其他分享評論文章

 

今年⼋⽉三⼗⽇,中森明菜平地⼀聲雷地在Twitter宣布她準備成立新公司並為復出⽽努⼒,⼀時之間有關明菜的新聞如雨後春筍,每天不停地在網上傳發,包括⼤堆NHK紅⽩歌合戰相關的新聞及猜測,新舊公司的交接問題,甚⾄粉絲⾃我推薦做明菜的義務攝影師的帖⽂,⼤家都興奮了好⼀陣⼦。

 

其中有兩篇認真⼜真實的是川原伸司的訪問,談及他對松⽥聖⼦及中森明菜的感想和評價:
https://reminder.top/385982543/
https://reminder.top/715434790/

 

[絕望與頹廢]

 

作為<歌姫>系列的監製,川原伸司與明菜合作無間,當然會透露⼀些鮮為⼈知的側寫故事,例如明菜和其他當紅藝⼈不⼀樣,會親⾃烤薄餅,⽽不是在著名料理店買壽司或買燒⾁便當外賣去慰勞⼯作團隊;另外明菜「挑戰」川原伸司,來個Eric Clapton <Tears In Heaven> 的即場演唱比試等等。 但最震撼的還是川原伸司對明菜的評價。 他指出:「明菜的聲⾳帶著絕望與頹廢」!他還引⽤了另⼀位⽇本樂壇史上最⾼銷量的作曲家筒美京平在觀看完1994年<歌姬Parco Theatre Live>演唱會後的説話:「能唱出那種頹廢感的⽇本⼈並不多」!

 

為何兩位昭和時代德⾼望重,殿堂級的⾳樂創作⼈對明菜有這個同樣的評語?

 

作為粉絲四⼗年的我,雖然習慣了⽇本樂壇傳媒以「孤獨」、「孤⾼」、「幽暗」之類的形容詞加諸明菜⾝上,例如⾳樂評論家スージー鈴⽊在2022年末⼀篇分析樂迷為何在此年渴望中森明菜復出的⽂章中,指出其中⼀個因素是:明菜擁有被描述為「都市⼈的陰鬱疲勞」的獨特世界觀。

「 さらなるブーム⽣成要因としては『独⾃の世界観』も指摘できよう。『都市⽣活者の陰鬱な疲労感』とでも⾔うべき、独⾃の中森明菜ワールド。」

 

如此評價是因為明菜聲線低沉、感性感情嗎?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明菜的歌聲是絕望、消沉、沮喪以⾄頹廢呢!

 

川原伸司在訪問中指出,Pink Lady的成員增⽥惠⼦聲⾳低沉,能唱出絕望的感覺。從聲線上,無可否認明菜擁有⼀把比較低沉的聲⾳。加上演繹歌曲時投入豐富的感情,往往會觸動⼈⼼深處。

 

例如在<歌姬3~終幕>翻唱專輯內的 <NO MORE ENCORE>,明菜⽤婉柔中帶沙啞的聲⾳,唱出⼀個⼩歌廳歌⼿在最後⼀晚演出的⼼情,觀眾席那位⼼儀的⽀持者不⾒了,再唱下去也沒有意思。

「さみしい時には 歌えない歌がある
嗄(しゃが)れた⼼に これ以上
NO MORE ENCORE」

「傷感寂寞時 總有⼀些歌不適合唱
⼼聲嘶啞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NO MORE ENCORE」

 

如果要說那⾸歌有絕望的感覺,那⼀定是<帰省~Never Forget>,⼀⾸明菜認為難度非常⾼,只留待特別場合才演出的歌曲,也是被廣泛菜迷形容為「⼈⽣必須現場聽⼀次」的神曲。 MV中暗藍的⾊調,還有明菜那憂戚兼深沉的化妝,打從起⾸⼀段歌詞,已經非常顯⽩。

「絶望の淵でも 眠れぬ夜でも
その先の明⽇を信じ合えたはずなのに」

「在絕望深淵也好 在失眠之夜也好
明明應⼀起相信 總有明天到臨」

 

就算翻唱松⼭千春的<恋>,唱⽚版本⽤上⼀種淡淡然的演繹,絕情冷漠地為逝去的感情劃上句號:

「今度⽣まれてくるとしたなら やっぱり女で⽣まれてみたい
だけど⼆度とヘマはしない 貴⽅になんかつまずかないわ」

「如果下次投胎的話 我還是會選擇做女⼈
不過我不會再犯同樣錯誤 栽在你這種男⼈的⼿上」

 

 

[是表現真正⾃我,抑或那個只是歌曲中的主⾓]

 

中森明菜曾經在訪問中說:

「歌は⾃⼰満⾜ではない。聴いてくれる⼈に⾃分を表現して、その⼈と⼀緒に悲しめたり、元気になったりしてはじめて歌があると⾔えると思う。」

「唱歌不是為了滿⾜⾃⼰,是向聽歌的⼈表現出⾃⼰,與聽者同喜同悲,這樣歌曲才算是真正存在。」

 

明菜除了擅長演繹歌詞背後的故事外,還有⼀種神奇的⼒量,能釋出⼀種感覺,就像電影裏的空鏡⼀樣。 ⼤家不妨閉上眼睛,在腦海浮現歌曲結尾的⾳樂,<歸省>冷⽉下的無⼈街頭;<難破船>的漆⿊幽暗的海底;<插在水中的花>中只有花沒有⽔的花瓶,那種寂靜的氣氛,令⼈屏息,令⼈沉思。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就是這種對未來的茫茫然,釋出那絲淡淡的絕望和頽廢感嗎?

 

究竟明菜在歌曲中表達的,是她⾃⼰的內⼼世界,或只是她代入歌詞中,設計出來的主⾓的⼼境?我真⼼希望只是後者!

 

 

[明菜的⼈⽣經歷與⽇本的社會經歴重疊?]

 

川原伸司提及,⽇本經歷了戰後社會經濟⾼速發展到泡沫爆破,出⽣率⼤幅下降,⼈⼝老齡化和非規則就業,貧富差距懸殊等等問題,已經有⼀段很長的時間,社會中彌漫著某種絕望和頹廢(不就業、不發展)。近年再加上疫情影響,整個社會的焦慮感更加嚴重。 在這個的時段內,中森明菜的聲⾳,唱出帶絕望感的歌曲。

 

無論明菜的事業以⾄⽇本的經濟,由盛轉衰可謂只在⼀𣊬之間。由昭和來到平成,⽇本進入了被稱為「失落的20年」的年代。「平成⼀代」的⽇本年輕⼈在幼年時期經歷了阪神⼤地震,⻘年時期⼜遭遇了2008年雷曼危機與2011年東⽇本⼤地震,曾經欣欣向榮的⽇本變成了多難之國。明菜出⽣於昭和年代,個⼈事業的⾼峰就正正在泡沫經濟的頂點。經過那次事件後,明菜的事業及個⼈運程,也在平成初年急速下滑。 如果要找⼀個經歷過這個時代盛衰的樂壇代表⼈物,無奈地明菜的確是「當之無愧」呢!

 

明菜在出道⼆⼗周年時在某篇訪問中說過:

「いろんなものにチャレンジして、全て⾃分で消化していける、時代を反映した楽曲を歌えるアーティストでいたい。」

「我想成爲能夠挑戰各種事物,⾃⼰消化⼀切,能夠唱出反映時代的樂曲的藝術家。」

 

 

[“UTAHIME” PARCO THEATER LIVE]

 

為了進⼀步探討這個議題,我特意仔細重溫了<Parco Theater Live>演唱會。 以前看此演唱會,重點是欣賞明菜如何在狹⼩的舞台上施展渾⾝解數,活⽤舞台上的每⼀⼨地⽅及每⼀個擺設,沒有特意留意整個演出的氣氛。

 

例如演唱會起⾸時,明菜點了⼀根香煙,燒開透明膜膠幕出場。以前只覺得型格之極,今次觀看時會想想這個表演安排要帶出什麼意思。

香煙的燃點,是代表開始嗎?透明膠膜被燒穿是否暗示終結呢? 在沒想到什麼頭緒之際,⼀陣哀怨的⼩提琴聲奏出⼀個「未曾開始已終結」的戀愛故事 — <思秋期>。明菜透過聲線及⾯部表情,活現了⼀個孤獨的女⼈,回憶⻘蔥歲⽉的荳芽夢⽚段及平淡如⽩開⽔的往後⼈⽣。

 

整個演唱會,除了每個演唱會都必備的經典單曲演出外,選曲都是相對悲情的歌曲。明菜在MC⽚段中也説出,戀愛能找到⼀個可以依靠的⼈開花結果當然美好,但是無數的例⼦都不是以完美結局為終結,甚⾄是彼此憎恨對⽅⽽分⼿。她⾃⼰唱了很多寂寞、傷感或分⼿的歌,希望和⼤家⼀起懷著回憶⼈⽣經歷的⼼情,去渡過⼀個晚上。在幽暗的燈光環境下,萬千寵愛在⼀⾝的明菜透過⼀個演唱會,道出⾃⼰戀愛的經歷和感受,是多麼教⼈神傷啊!

 

如果説到Parco Theater Live演唱會中,最有絕望感覺的⼀⾸歌,⼀定是Encore前最後⼀⾸歌<私は風>!

 

明菜由開始時候站着唱 :

「あまりに悲しいことばかりで
どこか遠くへ旅にでようと」

「經歷了太多傷感的事情
還是啟程去遠⽅吧」

 

之後到中段激動地倒在地上唱:

「どうせ私は気ままな女
気ままな風よ」

「反正我是個任性的女⼈
是任性的風啊」

 

再到尾段好不容易地挺着腰,絕望的唱:

「誰か教えてよ 私の⾏く先を
⾒知らぬ町の 街⾓にたち
⼈波の中漂う私 明⽇はどこへ
終わりのない旅」

「誰來告訴我 我應走向那⽅
站在陌⽣城市的街⾓
⼈海中徘徊的我 明天將去那⽅
這無盡的旅程」

 

最後歌曲終結時,拭著淚站起來,緩緩到走到舞台後⽅,把玻璃幕⾨拉上,然後離去。我們的天才藝術家,舞台上的王者明菜,就⽤了七分⼗秒的⼀⾸歌,把⼀整齣悲劇演出完畢。 我想單以這⾸歌的演出,就⾜以印證筒美京平的評價了。

 

近⽇回看Moon兄上載到Youtube <踊リ⼦>MV內的留⾔,發現連⽇本菜迷也有同樣的評論:

 

@kodokunasamposha

「現在のようにバラエティーと陽キャばかりがもてはやされる世相では、明菜のように翳りのある歌唱はなかなか受け入れられ難いのではと思うが、⼈⽣も優に⼀回り経過、古希を過ぎ、いささか⼈間というものが⾒えてくると、明菜の唄はことさらに⾝に染みてくる。たとえ過ぎ去った⻘春の⽇々を唱ったものであるにしても。」

「當今世道,受吹捧的多是綜藝和標榜活潑開朗的藝⼈,像明菜這樣帶點幽暗的演唱⽅式,恐怕不太容易獲得接受,但若⼈⽣已度過不少歲⽉,已過古稀之年,對⼈為何物已有若⼲體會的我來説,明菜的歌曲更能滲入⼼中。即使歌唱之内,滿載的是已逝⻘春,仍是如此令⼈感受深刻。」

 

@Ry
「20代だけど村下孝蔵さんも明菜さんも好きだからこれは聴けて良かった。本家はもっとドラマチックな感じだけど明菜さんが歌うとこうも退廃的で悲しげになる。もちろんアレンジの違いもあるんでしょうが。」

「我是20多歲,但喜歡村下孝藏,也喜歡明菜,能聼到這⾸歌實在是太好了。原唱者村下的演繹比較富戲劇性,但聽明菜的歌聲,卻有種頹廢的悲涼。當然這也是源於編曲上的不同。」

 

@⼀匹狼
「ちゃんと歌詞の内容を理解した上で、しっかり感情を込めて⼀⾔⼀句歌い上げられる数少ない女性シンガー。先⽇放映された伝説のライブも彼女の素晴らしさが感じられて良かった。こう云う歌⼿がまた出て来て欲しい。」

「能切實理解歌詞的内容,並且注入深厚感情,好好唱出⼀字⼀句的少數女性歌⼿之⼀。從早前播放的傳説演唱會(譯按:East Live Index-XXIII)之中,也可以感受到她的優秀之處,非常不錯。希望能再有這樣的歌⼿。」

 

 

[歌曲與⼈⽣]

 

執筆總結之際,擅長在平安夜送禮物給歌迷的明菜,再次施展她的魔法,在2022年12月24日早上,更新了官⽅網站,貼上全新照⽚及公開信,並在Twitter內發放應該是她本尊親⼿撰寫的訊息。明菜公開信的中⽂翻譯可以參考Diva Akina網站

 

看罷姫樣的公開信,感覺前任經理⼈是希望明菜能平淡安穩地⽣活,不再為復出⽽辛苦,可以好好享受⼈⽣,所以不怎安排⼯作。但是我覺得對明菜來說,能繼續唱歌演出,為⽀持她的歌迷帶來快樂及幸福,才是她真正的⼈⽣。 縱使歌聲中或真的帶著絕望與頹廢,但歌者本⾝卻懐著強⼤⽽積極的意志和信念,在波折滿途的⼈⽣中,堅持走⾃⼰想走的路,不斷燃點⾃⼰的⽣命,去照亮及溫暖別⼈。

 

我想自己就是被中森明菜這兩股表⾯與內裡,正念與絕望,積極與頹廢的來回跌宕所深深打動及吸引着。

 

最後,我想回覆明菜在公開信的問題:「有甚麼對⼤家來說是絕對的?」,答案就是「明菜的健康和快樂」。如果明菜能透過歌唱及演出,令⾃⼰⾝⼼健康愉快,那麼我就⽃膽兼無比⾃私的說句:

「今後就繼續拜託妳了」!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