駅(車站)歌詞討論

2017年4月

 

Canisi:

這兩天埋首,終於完成了<駅>的中文歌詞,前後可能不到幾十秒的場景,伴隨著明菜令人心痛的歌聲,實在是如此刻骨銘心。之前曾經說過,這首歌的日文歌詞,曾經引起頗多的討論,當中有一句,差不多決定了解讀的方式,大致可分成兩種,看看各位深愛明菜演繹的師兄,到底是那一派?

「愛的   原來只有我一個」(日文原文:私だけ 愛してたことも)大家怎樣理解?

 

Moon:

「如今陣陣心痛
才初次明白  你的心意」

這句是因由是??主角看到什麼才明白呢??

我不識日文,但看上文下理,我自己覺得,
1. 男方自愛佢自己
2. 只有女主角單方面仍愛對方

原來呢首歌咁傷感,就咁聽好似吾覺。

 

Peter:

<駅>歌詞看過好多版本,小弟覺得有「爭議」是有兩句/段 。節錄了4個版本如下:(4是Canisi兄版本)

 

A: それぞれに待つ人のもとへ
1. 仿佛回到了那個讓我等待著的人的
2. 還有要回到各自等候的人身邊啊
3. 人們正趕著回到等待自己的人身邊
4. 彼此都已有歸宿

 

B: 今になって あなたの気持ち
初めてわかるの 痛いほど
私だけ 愛してたことも

 

1. 到了現在
才能瞭解你感受的那種痛苦
至少,我曾經愛過

 

2. 到如今對你的心情
也唯有我這樣愛著
第一次才明白愛得那樣地痛

 

3. 事到如今才明白你的心情
原來到了那麼痛的地步
終於知道你只愛過我一個

 

4. 如今陣陣心痛
才初次明白  你的心意
愛的 原來只有我一個

 

我自己的心目中的解讀是分手是男方導致,女方是受傷害的一方,她也未撫平創傷,沒可能已經另結新歡

所以我覺得A1和B2最接近我的想法,不過1和2是兩個不同版本,即係我的想法是錯。

我和Moon兄睇法一樣, 可能都是不識日文吧。

86/87 CD版是那種剛剛初次再在街上碰到初戀情人, 心跳加速, 想相認又不敢的感覺。
97 Live版是事隔多年後, 原以為已經撫平傷痛, 但仍然悲從中來。

大家覺得山下達郎批評的是指那一個版本?

 

Michael:

小弟覺得山下達郎是借位入。首先明菜是原唱,不是翻唱,要怎樣表現明菜當然可以話事(其实就算翻唱也可以用另一類心情演譯,就如竹內)。一個版本是堅強版本,過了兩年,雖然沒有了你但自己還是生活得不錯,另一版本是傷感版,是兩年後的一些感觸和放不低。雖然兩個版本都說得通,但身為菜粉,當然係死晌明菜的温柔傷感版手上,唔洗拗。

 

Biolko:

哈哈!其實首歌又唔係山下達郎作,佢當年咁緊張做乜。他老婆都未出聲。

 

Peter:

應係佢老婆出聲先,山下跟住砌埋一份。

 

Canisi:

果然大家都系明菜派,聽完姫さま的演繹,唔使識日文,亦一定感受到女孩子楚楚可憐的那份哀痛。為給各位師兄參考,小第整理一下自己對這個故事的解讀:

 

她才下火車,遠遠看見一個身影,走向旁邊車卡的門前排隊。那件似曾相識的雨衣,還有急促的步伐,令她心頭一震,隨即察覺到是往日曾愛過的他。

昔日甜蜜的片段,一一在腦海浮現,但快要沉醉之時,分手的痛苦回憶突然湧起。她想裝作若無其事,跟他打招呼,逞強地說沒有他,她仍能好好生活,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

分手兩年以來,景物依舊,人面全非。她為了忘情,剪去了自己的一把長髮,但如今看他的眼神,全無當日的感覺,竟是如此陌生。聽說他已有了新的對象,而她亦非沒有裙下之臣,對方深愛著她。兩人都要踏上歸途,他絲毫沒有發現她近在眼前,只是等候上車。她看著他垂頭的側臉,不禁淚盈滿眶,心痛連連。她對他餘情未了,為何她在他心中,竟像已全無一席之地?如今才明白到他為何離棄她,因為兩人交往之時,投入去愛的,原來只有她一個。他,根本不愛她。

看著他的背影,逐漸淹沒在人潮之中,心中湧起濃濃的哀傷,因為她在短短幾十秒之間,再次嚐到了失戀的滋味,兩人的關係,真真正正走到了終結。雨過天晴,有如為這段悲戀畫上了休止符,日子再度回歸平淡。

 

這樣的理解,在小弟心中一直是理所當然的。但爭議的那一句,竹內的理解應該完全不同。「愛的,原來只有我一個」 這句話,如果說的,是「他愛的,原來只有我一個」,那麼整個故事又會怎樣?以下是小第的想像:

 

她才下火車,遠遠看見一個身影,走向旁邊車卡的門前排隊。那件似曾相識的雨衣,還有急促的步伐,令她心頭一震,隨即察覺到是往日曾愛過的他。

昔日甜蜜的片段,一一在腦海浮現,但快要沉醉之時,突然湧起痛苦的回憶,她想起他當時另結新歡,令她氣憤之極,他雖然百般解釋,但她全然不信,最終提出分手。她想裝作若無其事,跟他打招呼,說自己就算沒有他,仍能好好生活,根本沒有問題。但她看見他的樣子,卻感到躊躇。

分手兩年以來,景物依舊,人面全非。她已換了髮型,整個人煥然一新,但看他的眼神,竟是如此垂頭喪氣,全無當日的風采。她已有了新的戀人,風聞他亦有了新的對象,兩人應該都要踏上歸途才對,但看他的樣子,毫無這樣的感覺。他只是低著頭候車,絲毫沒有發現她近在眼前。她看著他的側臉,不禁淚盈滿眶,莫非當日錯怪了他?沒有了她在身邊,他竟是如此失去生氣,令她心痛連連,原來由始至終,他只愛她一個。

看著他的背影,逐漸淹沒在人潮之中,心中湧起濃濃的哀傷,因為她當日的任性,深深傷害了專一的他,也終結了一段或許可以開花結果的感情。但大雨過後,一切已成過去,事過境遷,日子只能再度回歸平淡。

 

以上是小弟的看法,大家就當聽故仔吧,一如以往所言,歌詞可以有萬般解讀,各位心目中相信也有自己的 <駅>。

 

Michael:

簡直像電影般可以揀結局A 或 B。勁!

 

Moon:

我有兩個問題,
1.師兄是看日文歌詞得知,分別兩年及剪短頭髮??
2.其實因為那一句既分別影響歌詞導致兩極化,那填詞人有沒有講返明確既意思??

 

Canisi:

關於第一點,分別了兩年是歌詞之中的意會,下面兩句指經歷了兩年之後他與她的變化,暗指分手以後大家的經歷。
二年の時が 変えたものは
彼のまなざしと 私のこの髪

至於A版本的剪短頭髮,是小弟在故事中的詮釋,原文直譯的話是說髮型「改變了」。日本女性若經歷失戀,很多時都會剪斷頭髮,80年代應該更常見。到了一個地步,假如看見女性好友突然剪短頭髮,會問她是不是感情出問題呢。

而第二點,主要影響的小弟認為是下面一句。這句在日文中少了一個關鍵的格助詞,令全句變得含糊,主要可以有兩種變化。
私だけ 愛してたことも

加回助詞的變化如下:
私だけ(が) 愛してたことも(只有我一個愛過)
私だけ(を) 愛してたことも(只愛過我一個)

這裡的不同理解,演繹出故事的根本變化。填詞人竹內まりや並沒有公開說明原意,但她丈夫山下達郎曾指這首曲的風格不該如此,「某偶像歌手的演繹令人憤概」,因此建議竹內まりや本人重唱。竹內的版本比較之下,全首歌曲的聲線顯著明亮,尤其是副歌部分,感覺像是一位比較獨立強勢的女性,回首上一段感情,還帶一點惋惜前男友之意,聽起來就像B版本了。

 

Peter:

作為意志堅定的明菜派,儘管原創可能是B,但只要了解明菜的音樂歷程,就知道她是會自己消化了歌、詞之後,用自己的風格去演繹。她甚至可能唱了幾個不同版,包括B版,但最後覺得A版最好才放進<Crimson>大碟內。

如果説回<Crimson>一碟,明顯地是那種20歳出頭,剛踏入社會的年輕女生,對戀愛有各式各樣的憧憬的,介乎真實與白日夢之間的情懷。 A版本還是比較適合呢。

 

Canisi:

作為盲目的菜粉,同樣百分百相信她的演繹是經過自己的思考,絕不求其,否則無可能有如此感染力。

 

7 thoughts on “駅(車站)歌詞討論”

      1. 超級感謝!
        原來是去掉觀眾喝采聲的同人版,製作非常精緻,一點都感覺不到竟然不是官方版!

  1. 竹内玛利亚曾在一个谈话节目中提起过……
    当初因为这段歌词所在的曲子,因为歌词的音节数不足,所以会影响到演唱时的表现效果。所以就改动了歌词。
    修改前:私を 愛してたことも
    修改后:私だけ愛してたことも
    也就是说把「を」改成了「だけ」,如此一来音节虽然延长了,但语法上作为决定语句指向性的助词却没有了,导致具体含义模糊,同时固定的含义也变成了开放性的想象空间。
    我个人认为……
    这个“失误”也并非有意,或许当时谁也没有关注到这个细节,毕竟有时候作为自己母语的日本人反而没有我们这样系统学习过语法的外国人,在细节上来的敏感。
    此外,演唱时的整体表现风格也会对听者的理解产生很大影响,明菜的表现中透着一股哀愁的气息,不禁让人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在感情中受伤的女性形象。然而,竹内玛利亚当初写这首歌也是特地专门为明菜而量身定做的,谈话节目中,竹内亲口提到,当初写这首歌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因为这种降板的曲子并不是自己能够演绎的出来的风格,是有意识地脑海里带着明菜的印象而创作出来的。
    所以,当初在歌曲的这个点上“是否必须演绎成什么样子”也根本没有过明确的说法,只是因为歌词修改之后偶然产生的结果。
    再反观歌词这一特殊的文体,其实表达暧昧,指向不明的情况比比皆是,同一首歌会产生不同的理解也是屡见不鲜。反倒是,唱片发售当时明明没有怎么样,但等过了多年之后才强烈愤慨的山下达郎的态度着实耐人寻味。

    1. 謝謝一平兄的詳細解釋,想不到歌詞一個格助詞的取捨也可以帶來演譯上的重大差異而各有味道。無論如何,此曲的明菜版本已有了自己的生命,原作者或其親人的見解也無損明菜版本的成就。有空請多來留言賜教啊!

    2. 多謝一平兄抽空回應,關於竹內的訪問倒沒有留意,感謝補充,令大家都有更多認識。
      個人覺得,詞與詩一樣,本來傳達的感情就有更多思考和發揮的空間,歌者看著歌詞,會有自己的理解,嘗試演繹出來;每個人聽著演繹,聽著歌詞,也有自己的感受,然後想像與歌者之間的感通,本來就是很私密的體驗,輪不到什麼人說三道四的。這個也是歌詞與歌,這種載體特別和好玩的地方。

      明菜的演繹,我們都接收到了感動,這樣就夠了。山下的憤概,我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