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姫Hi-Fi黑膠唱片鑑賞會

By: nkkken   (<歌姬 -Stereo Sound Selection->第1輯的評論 by Peter)   在2021年12月18日,我們舉行了期待已久的聚會。除了試玩製成2年後也未一起測試的<超越時代的歌姬>圖版遊戲以外,這天的主菜,就是試聽由2020年12月開始相繼推出的3張<歌姫 -Stereo Sound Selection->,看看這個定位為Hi-Fi 黑膠唱片的系列是否名副其實,物有所值。   聽黑膠唱片,要得到滿意效果,需要的器材配套(唱針﹑唱臂﹑擴音機﹑揚聲器……) 和各式調校,對用家的音響知識﹑耐心甚至財力都有要求,一台廉價黑膠唱盤(或者設備調校不當)的播放效果可能會令人非常失望。   1980年代後期雷射數碼唱片(CD)興起,面積小而容量相對龐大;CD唱盤使用方便,即插即用,不用反碟之餘還提供額外功能(例如重唱、隨機播放、私人歌單)。另外, CD也很少受靜電影響,使用﹑收藏和打理都比黑膠唱片方便。所以自90年代開始,黑膠唱片以很快的速度在市場消失。  …

Continue Reading →

歌姬 -Stereo Sound Selection- 精選Hi-Fi黑膠唱片

By: Peter   (2021年12月歌姫Hi-Fi黑膠唱片系列鑑賞會分享 by nkkken)   相比起靚妹菜甚至全盛期的歌謠曲女王,小弟更加喜愛成熟期的明菜。 所以一直以來很少把華納年代的唱片放在唱盤上。那一套半復刻180g黑膠唱片也是收藏多,只播放過三幾張。   三年前的999盤黑膠EP製作欠佳,Vampire又捨不得到經常播(因為已經絕版),所以一直盼望有新的黑膠唱片面世。 今次Stereo Sound出版了歌姬精選HiFi碟,簡直是天大喜訊。   昨天第一時間去唱片店取貨,可惜冬至過節,要到晚上才有時間開封。小心打開厚膠套,12吋全黑的封套及歌詞紙營造出的氣勢,的確是CD碟不能比擬的。把唱片封套放在展示架上,皇者歌姫地位,捨我其誰。把唱片拿出來,立刻感受到它的份量,感覺好像比180g唱片更厚料(後來發現是一樣 )。 小心翼翼地把唱片放上唱盤上,深怕年紀大眼睛壞,唱盤的中軸劃花了唱片紙芯。 稍為清潔了唱片,便把唱針放在Side A第一曲「I Love You」的軌道上。…

Continue Reading →

《超越時代的歌姫》圖版遊戲

撰文:nkkken   自今年開始,We Love Akina Team Hong Kong一眾成員已經開始討論要為明菜預備怎樣的一份2019年生日禮物,最後大家拼盡以三個月的公餘時間,合力製作出商品級數的《超越時代的歌姫》。小弟能有幸參與其中,在組裝完成的剎那,望著這份巨大而仔細的禮物,實在地感受到:大家沒有受姬樣感召發揮明菜流儀,是不可能完成這瘋狂的計劃。 一切要從三個月前的四月四日說起。我們忽發奇想:可以改編那副人盡皆知的桌上圖版遊戲,變成中森明菜版本,然後送給姬樣作為今年的生日禮物嗎? 此意念在手機內的群組被提出,討論便一發不可收拾,大家在兩小時內拍板製作。把明菜30多年來的音樂旅程、有趣逸事放在遊戲中,豈不美哉? 明菜版桌上遊戲的可玩性及重玩性都高,加上我們的心思手工,應該可以是一件令姬樣會心微笑﹑印象深刻的禮物。 明菜在藝能界經歷豐富,足夠填滿兩個棋盤。擁有「歌姬」稱號的現役女歌手中,以明菜的資歷最為深厚,她不但經歷了昭和﹑平成兩個年號,還會繼續在令和年代發光發熱。我們遂把此禮物命名為:「超越時代的歌姫」(時代を越える歌姫)。   要把原裝遊戲改裝成為內外完備的明菜版,工夫著實不少。粗略一算,已需要遊戲設計組﹑平面設計組﹑英日翻譯組﹑影音組﹑製作組。我們各盡所能,甚至一人兼數職,務求為姬樣製作一份盡善盡美的禮物。 在製作早期,我們有大量有關如何改編棋盤內容的討論。例如地點可以是姬樣去過拍特輯、演唱會的地方;車站變為唱片公司;街道變為細碟;水電局變為事務所。甚至討論原裝遊戲流程在手機盛行年代會否過慢,金錢的幣值會否過低等等,我們的版本是否需要調整,調整後會否影響遊戲平衡。類似的對話比比皆是:   Andy: 請問棋盤四角內容是否確定是這樣? Peter: 以「優雅の休日」 取代Free Parking,大家應該沒有異議。之前大家建議畫張My…

Continue Reading →

人生第一次彈珠機體驗—「歌姬傳說」

2018年12月11日 By: nkkken   今次真正玩了人生第一次的彈珠機,選的當然是明菜的「歌姬傳說」。其實3年前已特意找到此機朝聖打咭,不過趕時間沒玩過。 日本設置店検索 今次來到,見到此機仍在,時間許可,決定學玩。全靠服務員殷勤招待,扶著我的手教,我才明白這彈珠機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歌姬傳說」玩法簡單,主要是控制大轉鈕,控制彈珠彈往左或右,再微調以控制彈珠入洞位置。 因為店員不斷對我說不可拍照,所以偷拍到的不多,影片還是用左手單手拍的。 累積分數夠高,便可以選曲聽明菜唱歌了,同一曲原來畫面也有不同版本,不過仍是不同的「ちび菜」依原曲台風做手唱歌。原來高分的時候,也會偶然剪入明菜真人表演片段,甚至有會報的姬文字出現! 想不到過了40分鐘以後,我的彈珠累積得越來越多。我的右手一直轉著那鈕,開始累得不行,加上之前根本沒睡好,終於決定是時候要與明菜彈珠機暫別了。 結束的時候,我竟然累積了四盤彈珠,離開時結算對應的金額,竟然是22,000日圓!我開頭以為投了1000圓入去,只會玩10分鐘便茫然完事,豈料人生第一次玩彈珠機便贏回單程機票,真的要謝謝明菜鴻福。大家到日本,記得要探望彈珠機店裡的姬樣啦!  

Continue Reading →

2017年中森明菜香港生日會

  2017年7月13日 By: Peter   正所謂一年容易又生日。不知道是否因為參加了2016年難忘的FC限定Dinner Show,還是因為我們在過去兩個月,不停日以繼夜地趕及製作我們送給明菜的生日禮物「Amor Eterno」相冊的關係,日子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又到七月份籌備明菜生日會的時間。 由於有了上年的經驗,今年的準備工作容易了一點,但內容更加豐富。生日蛋糕方面,我們徵求了日本粉絲Tabo 坊主的同意,參考了他的插畫,訂造一個3D立體蛋糕。 加上近來觀看了很多明菜上電視節目表演廚藝的節目錄影,我們也煮意大發(主要是小弟),弄了一個簡單而特別的明菜生日餐單, 有姫樣拿手煮的「ネバネバ丼」﹑「里芋の煮っころがし」,還有姫樣喜愛吃的蜜瓜及生日蛋糕,唔飽死都甜死,哈哈! 今年出席的有Ken兄,Canisi兄, Vincent兄,Michael 兄及小弟。除了Michael 兄之外,我們都觀看了2016年尾的 Dinner Show。大家難得聚在一起,少不免又懷念一下我們人生第一次觀看姫樣Live表演的激動,畢竟大家愛上了明菜三十多年,才第一次有幸見到她。我們還熱烈討論年尾是否會再有Dinner Show舉行,我們今天的訂票策略如何,怎樣才可更近距離看到姫樣,睇幾多場先好…… 非常熱鬧的討論呢。整個生日會的主調,頓時變了Dinner…

Continue Reading →

2016年中森明菜香港生日會

  2016年7月13日   其實這是第二次和香討明菜迷一起慶祝姫樣的生日了。上年規模比較小,像朋友聚會多一點,大家只帶了些海報,電話卡出來分享。今次隆重一點,特別訂製了一個生日蛋糕,訂了個宴會房, 帶埋DVD CD等,一齊為姫樣慶生。 中午時分在深圳的「中森名菜」餐廳打了個咭,黃昏下班時,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趕到佐敦的餅店取蛋糕。雖然那餅店出名水準超卓,但始終是第一次訂製明菜造型的蛋糕,少不免有點擔心效果未如理想。 當店內的阿姨打開外盒,我即時「哇」了一聲。然後阿姨問:「呢個靚女係邊個嚟?」我驕傲地説:「係中森明菜,我地今晚同佢開生日會」。阿姨面上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中森明菜,我識呀,乜你地咁本事同佢一齊開生日會?」。我給她的問題嚇了一跳,唯有慚愧地回答:「我都想呀,不過只係和朋友慶祝佢生日啫」。為免阿姨再追問下去,我只好速速磅水,在門口跳上的士,趕快和大家見面。 果然,我是最遲到達的一個,兩位Simon兄,Vincent兄,Andy兄,Crolate兄他們已經到齊。會場還在播放著明菜的演唱會DVD, 用投射屏幕看明菜的大頭鏡頭,真的震撼好多呢。 雖然已經是晚飯時間,大家都只顧著不停地討論有關明菜的話題,完全忘記了肚餓,可能明菜就是我們精神食糧吧! 另外各位師兄,也各自帶了珍藏來分享。Crolate兄帶了台版的電視劇集「暗夜邊緣」,Andy兄帶了Akina Single Box 及 Mini Album Collection, 還有Simon兄和Vincent兄的 Concert…

Continue Reading →

2016年12月11日滋賀Dinner Show報告

By: Biolko 懷著興奮但又帶點虛無(因為仍然難以相信在喜歡明菜三十幾年後真的有機會見到她真身)的心境,我到達酒店。現場已經看到換飛攤位凖備就緒。想不到4pm這麼早就可以換dinner ticket, 最初看到G25還不知道是演出坐位號碼呢! 我抽到的是吃中菜,編排上中菜和日本菜不是在Ballroom,而是到個別的餐廳進食(中菜我坐的一圍八人)。拿了票但晚餐4:30pm才準備好,於是就到樓下紀念品攤位碰運氣,發現居然開始售賣,而且不算多人,於是掃了DS和03 live 場刋、2010年 calendar, 和數件丅-shirt 加一件DS hoodie (後者只剩灰色)。 晚餐旁邊居然遇到一個從北京來的菜粉,她已經看了之前兩場,還會看埋之後每一場(原來她也是坂本東美的粉絲,已經前幾天看了她的演唱會)。她九十年代才在電視看到明菜演出,一直有聽她但不算特別瘋狂,只是到2010年明菜休息後,才突然發現失去甚麼從而愛上她的歌。她應該屬於隠形菜粉,不怎麼和明菜吧的人一起出來活動,我跟她提到香討和FB的group她也不知道。 今晚DS只看到一個花籃,但很漂亮的蘭花! 入到場知道自己坐第七行之後完全呆咗十秒,雖然成日有人話我有抽獎命,但跟這次相比,以前的根本不算什麼! 開場情況和Peter兄的report大同小異,只是燈調暗之後, 播出Fixer -While the…

Continue Reading →

2017年Dinner Show體驗:滋賀篇

By: Canisi   滋賀篇Part 1:失落中的期待   想念妳,由你從眼前離去的一瞬開始。 再會妳,由你從視線消失的一刻倒數。   長野國際21酒店–千歲之間的舞台,已經失去了她的身影。我和Peter在擁擠的人群之中,慢慢離開,與Vincent和Liuso會合。想起剛才約一小時的興奮,激動的波浪仍然在心頭翻滾。 「明菜實在太美了,好像看著我唱歌!」Liuso興奮的說。 Vincent和Liuso的位置雖然比我和Peter後兩行,但比較接近中央,據說連眼睫毛的數目,還有白鳥閃裙造型下一雙性感的長腿,都看得一清二楚。 「姬樣笑得很甜,而且狀態超強!」Vincent欣慰的說。 大家在回房途中,繼續你一言我一語,對剛剛的演出念念不忘,很高興明菜的表現比2016年更出色,距離完全復活更進一步,當然也少不了笑談明菜對Peter那句「生日告白」的回應,覺得他能與明菜「對話」,已是不枉此行了。我腦海中,仍是她謝幕時那一顆淚珠,如何滾下她的俏臉,那個畫面彷彿凝聚了她的努力,還有全場歌迷對她的熱情支持。 回到房間,細看開場前購買的場刊和其他紀念品,盡破慳囊的成果,是很值得收藏,其中一套17+1款的可愛「ちび菜」鎖匙扣,大家小試牛刀,每人都買了不少,彼此交流有甚麼款式之後,竟有欲罷不能之勢。我買了六個,幸好暫時沒有重複,約定滋賀再戰,全隊人買完之後互相交換,誓要全力儲齊! 我開啟了隨身的小型揚聲器,耳邊傳來《明菜》的《Amar es creer》,然後把玩著鎖匙扣。歌曲仍舊是那麼悅耳,但此刻竟然有不足的感覺,我想起她閃麗的造型,她舞動扇子的動作,才知道剛才的表演原來已在心中佔了一席要地,今後再聽《明菜》和《Cage》,感覺必定再不相同。空洞的揪心感剎那擴大,興奮過後的空虛,此刻才來侵蝕,想起今晚的表演已經落幕,心情竟是那樣失落,恨不得馬上又有另一場演唱,再度投入那個熾熱的場景。 我很慶幸,和大家一起,都買了長野和滋賀兩場的門票。我不想去想像,如果要帶著這份失落感踏上歸途,會是如何惆悵,只知道我能期待,由現在開始倒數,三天之後再度看見她登上舞台,與她在同一個空間,分享時而激盪,時而感動的時刻。 明天由Vincent兄帶隊,先乘新幹線到金澤一嚐佳餚,然後啟程前往關西。…

Continue Reading →

2017年Dinner Show體驗:長野篇

By: Canisi Part 1:駛向35年的108分鐘 東京往長野的新幹線上,偌大的車廂內沒有多少乘客。我獨自坐在窗邊的位置上,遙望著十一月底的天空,陽光不算耀眼,反而塗上了一抹幽幽的暗色,想起此行赴會要見之人,不禁心頭一緊。日本已經入冬,氣溫甚低,早前天氣預報說長野可能會下雪,心裡暗思相逢在雪中,真的平添了幾分浪漫,但隨即想起之前讀過,歌姬往年於新潟活動結束之後,在寒冷的月台上等待火車的身影,又覺得這樣想不免太偏狹了。 108分鐘的旅程,耳邊不斷循環的是歌姬的歌聲,時而冷艷,時而淒美,尤其是最新的原創冠名大碟,一個月內不斷播放,早已聽了不知多少遍,最愛她以變化萬千的聲音,有如化身電影女主角,唱出一個又一個充滿情感的畫面。雖然刻意沒有去了解這次演唱的曲目,但也深切希望能聽到她現場唱出這些扣人心弦的歌曲。 這樣的旅程不是第一次,去年也隨大夥兒去了滋賀,但今年的興奮和期待絲毫不減,主要還是因為35週年的紀念,一方面很想親身前往祝賀,另一方面也代表時間的指針不會停步,剩餘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不想留下任何追悔。這份思念,相信同行的朋友們全部感同身受,因此大家的準備功夫都十分充足,力求傳達心意。 我先一步前往長野,原本只是恐怕飛機延誤,趕不及時間,但自從Peter轉發了來自國內的消息,說這次主辦機構好像為了保安理由,謝絕所有祝賀的鮮花以來,心裡便盤算著要先到酒店了解一下。但如果消息屬實,那麼之前預定的鮮花,還有與之配合的其他安排,豈不功虧一簣?話雖如此,但時間緊迫,眼下也沒有替代的方案,看來只有試試說服酒店了。想到這裡,心裡難免一沉,火車也在思緒搖盪之間,準時到達了長野車站。   Part 2:長野酒店內的忐忑 步出長野車站,雖然還不到六點,但已是夜幕低垂,氣溫也下降了不少。秉承日本車站的傳統,長野站也有2015年擴建的MIDORI商場大樓,但此刻一心只在酒店,無暇遊覽購物,隨即跳上了市內循環巴士ぐるりん,十分鐘之內已到達目的地—長野國際21酒店。 這間酒店雖然規模不算宏大,但曾是1998年冬季奧運會的總部酒店,看得出長野很以曾經主辦這項盛事為傲,沿途也保留了不少冬季奧運會的建設、路標、海報等等。酒店分為本館和南館,而DS的會場就是本館3樓的宴會廳–千歲之間。此外,酒店旁邊有一間專為婚禮而設的教堂,在夜色下光芒璀璨,令下了巴士步行往酒店的我眼前一亮。 踏入酒店,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大門內的DS海報,心裡頓時有種「我來到了」的感覺,湧起一股熱力。大堂內沒有甚麼人影,右邊的前台只有一位男職員。完成登記手續之後,我馬上問他: 「中森明菜明天的Dinner Show,我安排了花點送賀花過來,能否拜託你們收下?」 「是中森小姐明天的Dinner Show嗎?我也不太清楚,要問問宴會部的職員,麻煩你等一下。」 他拿起了電話,按了幾下,然後拿著聽筒。五秒、十秒過去,但電話仍未接通。 「看來負責的職員下班了,不好意思。」…

Continue Reading →

2016年12月13日大阪Dinner Show報告

By: nkkken 寫在歌姬完全復活前夕   終於完成了這項壯舉:到日本現場觀看明菜久違了7年的公開演出。預期Dinner Show的表演規模比一般演唱會精簡得多,可是這次也許是明菜久休再演的頭炮,花上的心思和製造的驚喜,皆是出人意料的多,令此Dinner Show成為一場令人絕對難忘的演唱會。以下是小弟很個人化的報告,有些眾位師兄先前已分享的表演內容會從略: 雖然先前已細閱各位詳細匯報12月4日頭場的細節,2日前又誤打誤撞在滋賀表演場地隔著大門聽到了明菜的現場歌聲,小弟對12月13日大阪場仍是充滿期待。其實那幾天休息比平時少,當天又全日下雨,我索性沒去其他地方,全日只做一件事:投入中森明菜的現場演出。 到達Hyatt Regency Osaka酒店的時間是下年3時半。一如酒店網頁沒提過明菜dinner show,現場各處亦沒有海報或單張,只有簡單白紙黑字方向指示。2樓接待,3樓入座,紀念品攤檔亦在3樓,5時開始銷售。大家從當時小弟拍下相片作出的推斷是正確的,兩款兜帽衛衣已經在先前3場沽清。 截至4點半,已到達的觀眾壓倒性以女士為主。路過者可能以為當晚主角是男歌星! 工作人員準時於5時正開始在2樓為觀眾驗票入場。上到3樓買紀念品也沒排了很久,只是因為紀念品買了複數,事後才發現花了的錢可媲美Dinner Show的票價。 到安頓後,用手機作了好些現場報導,於6時赫然發現手機電量不尋常地急降至10%以下。沒預備外置電池,只好乖乖的到地下大堂委託接待處代為充電。 因為有此一等,反而製造了45分鐘的安靜時間,我可以遠離2樓3樓和網絡的熱鬧,安靜地回顧一下這幾個月來為門票奔波的經歷,甚至回想一下33年來追隨明菜的心路歷程。 幸好我多帶一部沒拍攝功能的音樂播放器。當音樂播放到Re-birth及One More Time,…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