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3日大阪Dinner Show報告

By: nkkken

寫在歌姬完全復活前夕

 

終於完成了這項壯舉:到日本現場觀看明菜久違了7年的公開演出。預期Dinner Show的表演規模比一般演唱會精簡得多,可是這次也許是明菜久休再演的頭炮,花上的心思和製造的驚喜,皆是出人意料的多,令此Dinner Show成為一場令人絕對難忘的演唱會。以下是小弟很個人化的報告,有些眾位師兄先前已分享的表演內容會從略:

雖然先前已細閱各位詳細匯報12月4日頭場的細節,2日前又誤打誤撞在滋賀表演場地隔著大門聽到了明菜的現場歌聲,小弟對12月13日大阪場仍是充滿期待。其實那幾天休息比平時少,當天又全日下雨,我索性沒去其他地方,全日只做一件事:投入中森明菜的現場演出。

到達Hyatt Regency Osaka酒店的時間是下年3時半。一如酒店網頁沒提過明菜dinner show,現場各處亦沒有海報或單張,只有簡單白紙黑字方向指示。2樓接待,3樓入座,紀念品攤檔亦在3樓,5時開始銷售。大家從當時小弟拍下相片作出的推斷是正確的,兩款兜帽衛衣已經在先前3場沽清。

截至4點半,已到達的觀眾壓倒性以女士為主。路過者可能以為當晚主角是男歌星!

工作人員準時於5時正開始在2樓為觀眾驗票入場。上到3樓買紀念品也沒排了很久,只是因為紀念品買了複數,事後才發現花了的錢可媲美Dinner Show的票價。

到安頓後,用手機作了好些現場報導,於6時赫然發現手機電量不尋常地急降至10%以下。沒預備外置電池,只好乖乖的到地下大堂委託接待處代為充電。

因為有此一等,反而製造了45分鐘的安靜時間,我可以遠離2樓3樓和網絡的熱鬧,安靜地回顧一下這幾個月來為門票奔波的經歷,甚至回想一下33年來追隨明菜的心路歷程。

幸好我多帶一部沒拍攝功能的音樂播放器。當音樂播放到Re-birth及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的時候,想著生命中兩位最重要的女人,我的淚水像缺堤一樣流下來。擔心了整整6年,明菜終於全面復出,我也可以在個多小時後欣賞明菜的真人表演了;而小弟如果沒有同樣喜愛明菜的太太全力支持,根本不會豪擲千金高追dinner show的門票。抹乾淚痕,心內一片澄明,小弟欣然起行,正式投入dinner show的世界。

於會場餐桌坐下時已經7時,很多觀眾正在吃頭盤。小弟被分配的第56號枱位於第11排,如事前預料一樣,距離舞台相當遠。會場有71張圓枱,以每桌10人計算,當晚觀眾超過700人。

舞台的螢幕上播放著明菜過往演唱會DVD的片段,但沒有聲音。小弟對食物要求不高,心情又有點緊張,也食不知味。況且間中要拍攝螢幕上美艷的明菜,又要與隣座的日本小姐互相分享明菜的點滴,晚餐其實是怱怱吞下的。

出乎意料之外是在場的女士人數不少,單就小弟那枱已是6男4女之比,左右兩位女性都是明菜粉絲。在場男性的年齡應由40開始,而女性年齡的範圍較廣,悉心打扮的30代女士觸目皆是。

8時15分左右,DVD片段的聲音開始加入,氣氛漸見熾熱。8時35分,觀眾席燈光漸暗,在幾輪會場廣播後,大家開始打拍子呼叫「A‧KI‧NA」,然後介紹明菜的英文開場白在FIXER音樂襯托下播出。

朝思暮想的一刻終於來臨,在8時45分,女皇正式登場!

佈景向兩邊移開,中森明菜在Rojo -Tierra- (1) 氣勢磅礡的非洲鼓前奏中現身,歡呼聲即時此起彼落。背光加上煙霧,觀眾只看到歌姬的剪影,但能確認明菜是穿了傘裙。小弟事先已看過有關明菜這次DS所有服飾的描述,但到燈光全亮,從24倍望遠鏡中看到真人實物,心裡仍不禁大叫:真是型格到不得了!

明菜頭髮全梳向後,結了一條長及腰身的馬尾,長度與94年Parco Theatre Live中Rose Bud的那條馬尾不遑多讓。

舞衣基本上是黑色,傘裙沒特別裝飾。上衣是貼身樽領,露了一截蠻腰,正面鑲上大量珠片水晶,好不燦爛,粗腰帶也以同樣物料裝飾。肩膀有長長流蘇﹑後頸有薄薄黑紗像披肩般垂到下身。手臂和纖腰都有露出,但都被黑色薄尼龍像絲襪般裹著,再看清楚,明菜上身兩側是真空,後面是大露背,樽領水晶衫只是蓋著身體正面上截。雖然嚴格上是由頸項到指頭都被舞衣包著,但其實是神秘高貴又性感啊!

不得不提明菜戴著的黑色高貴眼罩,上半也有水晶裝飾。細看才發現:眼罩原來沒有開眼孔,明菜是以蒙眼造型唱出Rojo -Tierra- ,成個look型到爆裂!

唱此曲時明菜一直沒有走動,左手义腰,高傲冷峻,與Rojo -Tierra- 的霸氣配合得絲絲入扣,完美演出DS第一首歌曲。

在想像中,看到明菜重踏台板,自己會激動得雙目含淚。但此時此刻,歌姬精彩演出帶來無比熾熱的興奮,早已把所有淚水蒸發掉了!

緊接的下一首歌曲是 -SAKURA- (2),繼承Rojo -Tierra- 的強勁節奏,明菜作二段變身,把眼罩脫下。終於可以得見歌姬面容,小弟張大金睛火眼,像置身限時自助餐那樣,希望把明菜各式的表情反應盡情掃入眼簾。敢說DS的現場演譯,比細碟還要精彩,小弟已完全投入此曲,進入狂喜狀態。

音樂完結,9時正進入MC環節。這晚觀眾的反應熱烈,各式讚美表白此起彼落,男女皆有,逗得明菜很高興,她還多次向左右飛吻呢!雖然一句也不了解她說了些甚麼,但很清楚她以不同語氣扮了好幾個人說話,引得閧堂大笑,又與台下觀眾來回答問,明菜絕對有笑匠潛質。這次談話起碼20分鐘,比起頭場的還要長,如果加上廣告時間,足夠剪輯成半小時的對談節目。意料之外的是:明菜開心笑的樣子看上去特別年青,簡直有90年代的風範,看著看著,真有點醺醉之感。

於9時25分,明菜憑曲寄意,送上感人情歌Re-birth (3),總結原唱新曲表演,並在工作人員協助下脫去傘裙,作第三段變身,露出與上衣同款的闊褲。後面螢幕播出Fixer大碟封面風格的艷麗花朵。

此曲後半部發生了小問題,明菜站在台左,可能無線咪與喇叭位置太近,忽然爆出一下尖聲。明菜不慌不忙移向台中間,低頭以口形說了聲抱歉。似乎Re-birth的現場演唱總有小意外?

接下來的是未發行黑膠翻唱大碟Vampire的三首歌曲:気絶するほど悩ましい (4) ﹑ 第二節對談 ﹑ あゝ無常 (5) ﹑ どうにも止まらない (6)  。Vampire的選曲與上月出版的Belie一脈相承,編曲更搖滾,絕對有88年STOCK大碟的風格。明菜的招牌低音及顫音源源不絕,聽得人心花怒放,恨不得站起來搖擺一番。歌姬中氣十足,充滿自信,眼神表情配合歌曲表現得無限風騷,配以帶勁踢腿,明菜的十成能量,在此時發揮得淋漓盡致。相信大家腦海裡都是同一句:歌姬真的完全復活了!

這三首歌當年應該是非常流行的,現場不少觀眾雀躍地打拍子。尤其是あゝ無常,副歌的Wo~o Wo~o Wo~o,現場起碼有一半觀眾忘我加入齊唱,小弟聽了一次已記得此曲旋律。明菜選曲確有一手,Vampire的歌曲絕對是非可少可,驚喜不斷!

然後是3分鐘換裝時間,會場播出Belie大碟頭幾首歌的純音樂暖場。Dinner Show至此,剛好過了一小時,大家議論紛紛,讚嘆回味明菜剛才6首歌的精彩演出。

9時45分,歌姬再現,進入狂熱30分鐘的Medley時間!

 

Dinner Show已經過了一小時,明菜演唱了6首新歌,接下來的半小時,是歌姬有史以來最長的歌曲串燒。就如明菜自己的介紹那樣:「這首Medley,可說就是蘊含了 “中森明菜”」!

9時45分,明菜穿著桃紅色長褸出場,串燒歌曲的頭三首是The Heat (7) ﹑ 落花流水 (8) ﹑ 以及オフェリア (9) 。這密實長褸初看像是乾濕褸,但下擺多摺,似是特製服裝,明菜可用手指捻起長褸下擺一角挑至腰際,像長裙般輕鬆擺撥。以歌姬多年演出習慣,外衣越密實,越代表內有乾坤,只是小弟沒料到,裡頭的是如此要命的精彩!

因為是串燒歌的關係,每首歌只得若兩分鐘的時間演譯。明菜表現上佳,一開口便把歷年金曲的精髓唱出,小弟從望遠鏡中看著,感覺就如欣賞以往演唱會DVD那般,明菜擔心狀態不夠好顯然是過慮了!

5分鐘後,她陸續演譯了愛撫 (10) ﹑ 花よ踊れ (11) ﹑ 以及原始、女は太陽だった (12) 。明菜解開了長褸鈕扣,舞姿更為飄逸,內裡的舞衣若隱若現,然而大部份觀眾仍未意會到最終顯露的舞衣會有多震撼。

到接近10時,歌姬終於唱到 Tattoo (13) 及 Appetite (14),並作終極變身,開展了經典的18分鐘。明菜把長褸脫掉,露出最後一件舞衣,全場震撼,觀眾嘩然!雖然小弟早已知道這件舞衣大概是怎樣,但看見穿在明菜真人身上,我不禁讚嘆:這舞衣實在是太犯規了!

這件舞衣主要是淡綠色,乃單肩帶連身長裙,但卻是明菜入行以來意識上最大膽的。露出右邊香肩沒大不了,殺死人的設計是在左側:薄薄的貼身裙從腋下兩吋左右開始一直落到小腿都是透視的,而且伸延至身體正面,綠色布料與薄尼龍交界呈S形,小弟隱約看到明菜顯露在薄紗下的肚臍!

如此性感貼薄的連身裙是不容易穿得好看的,身上有一絲贅肉也難逃觀眾法眼。難得明菜身型瘦削優雅,大唱大跳也能把這件舞衣完美展示,這次dinner show的觀眾實在是太有眼福了!

小弟聽得投入,看得高興,但不禁想:如此犯規的舞衣不可能沒有打底布吧,否則明菜又怎會放心盡情高歌呢?視線不禁向下盤旋,嘗試找出乾坤。(各位看官:若要保留幻想的話,敬請略過本段下半部!)分心地逐吋搜索,先從下盤布料痕跡估計打底衣就像一件頭泳衣那般;再細看下去,發現打底衣是覆蓋至膝頭以上--保護其實很嚴密,我們的歌姬不會再像89年演唱會為走光而吐舌了!

Meu Amore (15) 音樂響起的時候,小弟意識到dinner show所餘時間無多,一陣離愁別緒湧上心頭,決定放棄思考,盡情陶醉在這6首百聽不厭的首本名曲之中。

明菜在唱最後3次Amore時,第2次有點失準。只見她表情懊惱,現出不服氣的樣子,最後的一次Amore明顯更用力去唱,而結果她是高亢洪亮地完成。這短短的5秒,再度印証中森明菜的成功絕對是有過人意志推動的。

之後的 飾りじゃないのよ涙は (16) 及 十戒 (17) 當然是成功延續Meu Amore的經典魔力,前者的急口令歌詞和後者的九十度向後拗腰,都令觀眾深深感受到:歌姬雌伏多年,今日出山真的是有備而戰!

絕對不夠喉地唱過 Tango Noir (18) 和 少女A (19) 後,最後一曲是必殺經典Desire (20) 。在開始唱第一句前,明菜背後的薄紗反了過來,遮掩了右臉。明菜眉頭一皺,不耐煩地大力把薄紗撥去,像在說:別阻礙本小姐施展最後完美的演譯!

結果,Desire是完美地完成,而其實我會說:這場dinner show也是完美地完成。雖然有少量難唱的音不穩定,但瑕不掩瑜,歌姬沒有欺場,氣量低音也很足夠,完全復活並非過譽。聲線方面,明菜已經回復到2002年甚至90年代的水準,絕對比06及09年出色,我相信在場只有明菜一個介意當晚唱得不好的丁點。

其實當今日本樂壇,有哪位曾是一線的女歌星到了50歲,仍能同時保持如此外貌、體型、歌聲、舞姿、再加型格服飾?這次的dinner show,明菜回顧了歌姬過去30年的軌跡,在50歲之齡仍在音樂上拓展新的領域,作為粉絲應該可以顧盼自豪。

33年來,中森明菜就是小弟夜空中唯一的一顆星,閃爍璀璨,奪目耀眼。對這顆星認識越多,越能感受她對音樂永不止息的熱愛。

中森明菜,就是我們永遠獨一無二的歌姬。在2017年為妳慶祝出道35周年之餘,我更希望與妳渡過第45年以至第55年65年,只要妳願意唱,我都會以愛相隨,用心傾聽,直至天涯海角,直至五感盡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